牙科知識人人須知(227)牙冠製備后疼痛(三) 

魏心牙科博士Xin Wei, DDS, PhD, MS 

2008911

 上兩期(第224225期)我們討論了牙冠製備后疼痛, 一位女士真不幸,最近作兩個牙冠后,都很快出現牙神經疼痛,最後不得不在新的牙冠上鑽洞做根管治療,她心裏肯定很着急,她又来信了,讓我們再次回答她的問題吧!

 魏心大夫,

 非常感谢您的热心解答.尤其感谢您不仅从病理上解释了我的问题,还从病人的角度和大夫本身的角度对这件事进行了分析,使得我可以从各个角度各个层次来全面地评估我的情况.我知道自己的牙齿本身状况不是很好,以前补得太深已经接近牙髓.所以当医生给我解释做牙套的过程刺激了牙神经而现在需要做根管治疗时,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在乎的是能否在固定牙冠之前就判断出需不需要做根管治疗以避免之后破坏牙冠的完整性.因为我的牙实在已经太脆弱,经不起再次打击了.从我的两次经历看,我以为这是北美医生的风格,不管如何,先将牙冠套上再说,出了事之后再钻洞.看来如果医生再谨慎一点,也许可以避免固定牙冠之后再做根管治疗.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太认为我的31号牙是牙神经出现了问题.他说如果是牙神经的问题,不碰它也会疼.对冷水的过敏反应是很长时间,而不会几秒钟就消失.所以有两类问题想再向您请教.也许今后再遇到类似情况我可以自己意识到而提醒大夫.

 1.不管是临时牙套还是永久牙套,从症状上如何区分是高度引起的不适还是潜在的牙神经问题?我会有不同的感觉吗?

 2.如果以后我的牙桥再次脱落,还可以给2号植牙吗?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单独给1号和3号各戴一个牙冠?这个选项比起做牙桥有何利弊?

 我将非常支持您把我的案例讲述给大家,以避免他们会遇到同样的尴尬境界.请不要忘记把我的名字去掉.另外我有一些建议.不知您将要发表的文章是否就是附件寄过来的这篇.如果是,对于我的来信内容可以适当简化.因为我在第一次给您写信时深怕您不了解情况,就把所有能写上的都写上了.对于临床案例,也许越详细越好,但是对于其他读者来说,我的经历并不常见,读起来可能会觉得冗长.比如有没有必要说了牙桥再说牙冠?是否描述一个就已经有了代表性?还有我的来信末尾有5个问题,却用了6个编号,并且有些问题也重复了,您可以适当编辑以下.总之别让读者看了后面忘了前面,应该重点突出.而您的回答部分非常好,每一句话都给我提供了有用信息.

 等您的网站做好后,可否给我发一个链接?还有您写的文章必须用繁体字吗?其实现在从国内来的大多数人都更熟悉简体.象我读简体就比繁体快的多.还有我读英文没有问题,如果您觉得英文更方便,可以给我用英文回信.再次由衷感谢!!!

 

潘小姐:您好!我也是来自大陆,开始对繁体字不习惯,由于工作需要,我不得不使用繁体字,北美报社只刊登繁体字文章,满足其它华侨,只好随乡入俗了。不过这次满足您心愿,用简体字写,以后让报社修改吧。其实您的病例不罕见,幾乎每天都要接觸類似的病例,所以我要让更多的同胞认识这点,让他们少走弯路,少受气,病人是经常不明白事物真相而生气的。我们中国人不熟悉斯西方风俗,英语总归不行,与高鼻子不能心领神会,他天天做同样事情,认为自己做总是正确的,天经地义,但愿病人马上领会,有时不爱费神解释。西方医生有绝对威信,普通老美病人对我半路出家的医生都毕恭毕敬,口口声声说Doctor, you are right。在大陆,最好的高中生上清华北大,差点学生到医学院,再差些混入口腔系,而在北美最好高校(如Stanford)毕业生不一定能进入最次等牙学院。

尽管我用英文回答您可能利索些,但是以后又要重新用中文写,报社不会为我翻译,我不愿意图一时方便。上次发给答复后,我又写一篇文章(即第225期),换个角度,这次也附上,但愿有帮助。还有一点我没有时间修改您的问题,尽管您的意见很好。用原文发表,可以让读者知道当我们生病时,我们是如何心焦,如果他们能从中吸取教训,今后好好照顾自己,便达到目的了。万一我有机会再看到您的文章,也能提醒我自己任重道远,平时多从病人利益出发。

好了,言归正传,当病人戴临时牙冠时有不适,我会非常慎重,如果是高度问题,稍微调整之后应该立即解决问题,立竿见影,病人会心满意足离开诊所,一去不复返,如果他再打电话来说还有不适,情况就不妙了,我们必须面对事实,告诉病人我们需要做根管治疗,我说时带有同情心,而且一般我事先做牙冠之前可能会告诉病人根管治疗必要性。情况是千变万化,有时无法估计,如果事先没有提醒病人,出事时,医生很被动,解释起来说服力不强,好像在找借口,有些病人被气走了。那些没有被气走的病人就成为我最忠实的病人,大概他们听从医生意见把问题解决了,我也会全心全意为他们着想,尽量不让同样事情发生在同一个病人身上,最好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总之,如果是高度问题,调整一两次就可以,超出两次,一般就是牙神经问题,我们应该当机立断,改道吧。病人医生有时抱有侥幸心情,都在希望奇迹会发生。但是不面对事实,就好像纸包不住火。医生必须早些告诉病人噩耗。病人痛得越久,就越恨医生。

如果病人戴临时牙冠时有不舒服,我可能戴永久牙冠时非常慎重,根据病情作出决定,如果没有把握,一般先用临时粘固粉,一两次派上大用场,减少病人折腾,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多此一举。如果一切平安,我再用永久性粘固粉,一般要等一段时间,牙冠自行脱落后。总之,我是选择保守手段的。但是没有人(除了您的表妹)可以说您哪位医生那样做不对,可能他认为防不胜防,不如先把永久性牙冠戴上再说,可能最后对大多数病人反而有好处,可能倒霉了不幸的少数人,包括您。您完全可以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您的怨气,如果多位病人有同样的抱怨,他可能会学乖些,对不同病例,采纳不同手段,否则他可能最后吃亏。医生必须每时每刻头脑清晰,对每一个小小细节作出正确判断,否则病人马上吃亏。

从症状上,我们很难区分高度问题还是神经问题,但是后者经常伴有冷热痛,早期神经有毛病表现为冷热刺激后疼痛持续时间短暂,晚期持续时间长,具体几秒钟不是很重要,相对而言。牙齿碰的时候(用手指,舌头)也有痛,牙神经发炎已经到晚期,您可能要忍痛很久。不碰也痛,那就更晚期了,我们完全可以在那以前做根管治疗,尽早解除病患。

其实在牙冠上钻洞做根管治疗,只影响牙冠寿命,并不直接影响牙齿本身,牙齿比牙冠不知贵重多少。万一被钻过洞的牙冠提早报销,就轻轻叹口气,说一声我还没有失去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牙齿。如果您从这件事中认识到口腔保健的重要性,您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塞翁失马。

如果以后您右上桥(牙冠部分,人工制造的那部分,有三个单位)坏了,根据当时情景做出决定,我们可以去掉坏的牙冠以及当中我们医务人员叫做Pontic那部分(原来二号牙上面的那部分),可以留下比较好的牙冠(老美又叫做Retainer),断面磨磨平,然后在二号牙处植牙。您桥下前后有两颗牙齿(称为基牙(一号牙,或者三号牙,牙齿本身)也容易坏,如果不能再用牙冠修补,我们就需要拔除,您可能需要更多的植牙。如果您的骨头(二号牙处)条件好,植牙绝对比再做桥好,植牙最接近生理,而桥不容易清洁,容易再坏,如果基牙也坏了,需要拔除,您还能再做桥吗?如果坚持要做桥,您还要牺牲旁边好的或者比较好的牙齿,又要多磨一到两颗牙齿,迟早又要做根管治疗..  而植牙就没有这些问题。好了,不多写了,医学太复杂了,不过祝您顺利。儅我的網站建立后,會在亞特蘭大報紙中刊登,提醒讀者,請您多注意進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