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知識人人須知(224)牙冠製備后疼痛

魏心牙科博士Xin Wei, DDS, PhD, MS

2008年9月9日

魏心大夫,您好!

 我从小没有很好地保护牙齿,因此现在经常要去看牙医。在看医生(美国医生)的过程中,遇到几个关于牙齿治疗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自己,我曾问过在中国做牙医的亲戚,但似乎国内的医治理论和这里的有所冲突。我也不知到底哪方正确。一次偶尔在大纪元时报上看见您写的文章,受益匪浅。这封信主要是向您请教一些问题,我将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给我一些解答。

 我的1,2,3号牙10年前在中国做过一个金属的牙桥。据这里的美国医生检查后说这个牙桥做的质量很差,建议换掉。尽管我这边牙并不疼,吃东西也没有问题。我还是决定将它换掉。去年10月在我预约做牙桥的前一天,我的旧牙桥竟然自动脱落了。医生给我咬了牙印并做了一个临时的牙桥。在等待永久牙桥的两、三个星期中,我这边牙很不舒服,对冷水也敏感(敏感程度会维持5、6秒钟然后慢慢消失)。尤其是3号牙的位置,一用手顶就疼。所以我根本就不能用这边吃东西。等回去放置永久牙套之前,我同医生描述了这些现象,但被告知正常因为是临时牙套。医生只是用肉眼检查了我的牙齿,并没有照x-ray,就把牙套永久粘合上了。之后我的症状并没有减轻,回去几次医生都说是因为高度问题,每次都磨几下。我问医生如果不是神经有问题,为什么会用手一顶就疼,对冷水也敏感呢?他说如果高度没有调整好,会影响到韧带,也会有这些症状。又回去调整了几次牙齿高度而没有任何效果后,医生给我照了一个x-ray,发现根组织有些疏松了,对我解释说3号牙被折腾一通之后到了不可恢复阶段,必须做根管治疗。但是这时只能从好好的一个牙桥上钻一个洞来做。

 今年4月,我的31号牙由于以前补得太多,牙体太薄,按照治疗计划也需要做一个牙冠。同样的现象发生。做之前我的牙并不疼,吃东西也没有问题。在套上临时牙套的两个星期中,牙不舒服,咬东西就疼(不咬不疼),对冷水敏感(同样敏感程度维持5、6秒钟然后慢慢消失)。医生同样对我解释是由于临时牙套的原因,还是给我戴上了永久牙套。之后我的症状没有减轻,每次回去都被告知是因为高度问题,磨了又磨。回去调整了6、7次之后,刚好到了一年两次的x-ray检查。看了x-ray之后,医生说从x-ray上看不出任何毛病。但是我的牙已经不能再磨了。他说我平常晚上大概有咬牙的毛病,整个上牙和下牙都比较平。这样他磨了这边那边又高了,磨了那边这边又高了。所以现在只能钻开牙套做根管治疗,虽然x-ray上还看不出任何问题。

我一直很相信我的牙医。因为我第一个牙套在他这里做的很好。我先生也在他这里做过三个牙套,效果也都不错。我先生在用临时牙套期间也不舒服,不能咬东西,但套上永久的就好了。可是当我把我的这些情况告诉在国内做牙医的表妹时,她却认为这个医生的解释很不对。首先,她说现在国内的临时牙套就已经做得很好,患者不应该有过分的不适感,咬东西应该没有问题,不知美国做得为什么反而质量不济。第二,在他给套上永久牙套之前,即使从x-ray上看不出任何症状,也应该根据患者的反应来决定是否永久地粘上正式的牙套,以避免将来从牙套上钻洞做根管治疗。第三,如果一个牙冠中间开了一个洞后就破坏了它的完整性,这个牙冠的整体强度就会差很多,很容易之后从中间破裂。

 我现在对我遇到的情况感到很困惑,归纳起来,我有如下几个问题:

 1 对于我在戴临时牙套期间的不舒服是一种正常现象吗?可以通过诊断或者病者的症状来判断到底是牙根的问题还是临时牙套的配合及高度问题?

 2 现在我的牙桥上3号牙处由于做了根管治疗有一个补过的洞,我的这个牙桥是不是真的就不结实?是否应该要求医生重做一个呢?

 3 对于我的31号牙,由于我不碰它不疼, 一咬东西才疼, 医生根据这个现象认定不是牙神经的问题, 而是高度的问题. 这种判断对吗? 如果确实仅仅是高度问题,真的是因为我的牙太平没有办法继续调整了吗?

 4 尽管我的31号牙从x-ray上(5天前)看不出任何问题,但是医生说基于我的情况也只能做根管治疗。还有没有其它不用做根管治疗的方案呢?

 5 基于我的这两次经历,大夫到底应不应该把牙套套上还是应该有什么方法避免套上之后又做根管治疗?是不是北美的牙医都会象我的大夫这样做呢?怎么判断是高度问题还是牙神经的问题呢?

 我们过去太欠缺一些基本的牙科知识及常识,现在才开始慢慢地补习。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的。所以真是非常感谢您能在报纸上刊登这些信息,让大家都多了解了解。您有没有网站可以将您写的每个小片断全部下载下来呢?

这里先再次感谢您能抽出一些时间来解答我的问题。

  

潘女士:您好!

Email送完英文答覆后,又仔細讀您的來信,了解更深刻了,可想而知您的心情是多麽着急的,我希望能幫上忙。但是臨床情況十分複雜,我真的不知道能幫上多少忙,我的意見可能是馬後砲,說得容易,做得難。不過您的牙醫做法與我有所不同,但也不能説明任何東西,每個醫生有他自己的作風。一時糊塗醫生是有的,故意傷害您的諒必很少。

首先對您的處境深表同情,我也不是沒有遇見類似情況,儅它偶爾出現時,我會十分同情給病人解釋,盡力避免在同一個病人身上再出現一次。戴臨時牙套時,不應該有太多不適,如果我懷疑有問題,我可能事先給病人解釋可能要發生的事情,用暫時性粘固粉把遠久性的牙冠固定起來,萬一牙神經發炎,我們可以取出牙冠,做根管治療,在這一點,我同意您表妹的看法,這經驗來自不易。我估計三十一號牙需要做根管治療,好像沒有其它方法,不仿先觀察一段時間。如果情況不妙,當機立斷,這錢可能不得不花。

在牙冠上鑽洞做根管治療會影響牙冠壽命,但是我無法判斷是不是現在值得再做一次,根據具體情況決定,也就是您現在醫生才能告訴您,他必須有經驗,良心,最重要從病人利益出發。如果第二次做得橋也不是很好,我可能會再做一次。再做一次橋或者冠可能增加對牙齒損傷,一號牙也可能最後需要做根管治療。因此,如果您堅持要重做牙橋,他也同意,您最好先做一號牙根管治療。允許我放第一顆馬後砲嗎?當時重做牙橋前,醫生有否向您提出在二號缺牙処植牙嗎?萬一今後右上牙橋又掉了,您會選擇什麽?

磨牙齒做牙冠或者牙橋多少刺激牙神經,似乎之前您一切好好的,事後問題出現,全是醫生不好。事實朮前您的牙齒就不太健康,可能沒有表現出來而已,磨牙后牙齒更不好了,事情出現了。您好像沒有過分責怪醫生,這點是對的。但願他不是每磨一顆牙齒,都造成每顆牙齒不適。最好醫生事先給病人打打預防針:說一聲可能這顆牙齒可能需要根管治療,一切主動多了。總之,盡量不要做牙橋,它的問題太多,僅供參考。

儅我的病人戴上牙冠前後出現不適,我可能也是不知所云,不過我先從最簡單做起,也就是先調調高度(調整咬合),慶幸的是至今爲止大多數病人經過簡單處理后都好了,偶爾病情沒有改善,我只好當機立斷,儘早告訴病人噩耗:您要多花錢做另外一個手術。活動假牙(全口或者局部托牙,能戴上戴下那一類)有時需要調整多次,而固定假牙如橋或者冠一般調整不超出兩次,現在您的牙齒已經調到平了,問題不再是高度了,可能是牙神經,牙根問題了,我們應該改變策略了。治療中您歷經挫折,您的反應是正當的,我多麽希望自己今後能多聽從病人意見,哪怕是那麽微小的。最難讓我的病人接受的是在手術當中我突然又提出他們需要花更多的錢,但願您不要拿此作爲判斷醫生好壞的唯一因素,有時情況就是那麽複雜,事先無法估計,最重要的是他是否最終能解決您的病痛。

最後X光檢查反映問題比較慢,病情必須發展一兩個月后纔(才)有可能從X光片看出,所以牙齒製備后兩三個星期,X光片可能不管用,更重要的是醫生是否在製備前好好地分析X光片,況且,X光片不是診斷唯一依據,病史更重要:您的症狀如何。總之我們只好平時好好愛護自己吧!

牙冠製備后疼痛之二(225)牙冠製備后疼痛之三(227)根管治疗和牙冠后疼痛(265)